手癌倩

舍不得睡

【周年快乐】【谷粤战】Disabled

认领凑更新

收刀片

xjb正经的大头菜:

拖稿星人艰难地搞完了。


写的不好,但拒绝diss。


乱搞不擅长的三个人了。


我的dtc啊一周年快乐啦!!!


===========




*


不会再买到皮厚又肉酸的橙子了,因为会挑了。


 


*


彭楚粤和谷嘉诚相识的时候,正度过一个炎热又漫长的暑假。


吃饭的时候被安排在相邻的位置上,两个都穿了黑色无袖背心的人,手臂总会在夹菜的时候无意识的碰触。


听说陌生人之间但安全社交距离应该大于一米。彭楚粤觉得他跟身边这个不怎么说话的人,离得太近了,有意识的把手臂往自己的身体方向收,却也没有办法完全避免接触。


听说世界上是没有陌生人这种说法的,有的只是未相识的朋友。谷嘉诚觉得一定是最近刷微博的时候鸡汤看得太多了,才想要进一步的了解身边这个会张着嘴大笑的,看起来很大咧咧的人。


 


一开始碰到对方手臂的时候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后来却变成了故意为之。


 


了解之后,发现对方跟自己心里的第一印象根本就不一样。


明明是喜欢跟朋友大吵大闹的人,却比谁都敏感,比谁都小心翼翼。


明明是看起来冷冷的不愿意说话,原来是因为和你不熟。


 


*


终于快要熬完漫长得暑假的时候,彭楚粤和谷嘉诚,谈恋爱了。


说不上谁追的谁,只是某次同行的时候,又一次汗津津的手臂相贴,变成了不愿意撒手的十指紧扣。


 


彭楚粤总说,他跟谷嘉诚的感情特别平淡。平淡到总是做一样的事,做成一种习惯。


吃饭,跑步,看电影。


谷嘉诚有早课的时候,会被彭楚粤打来的电话叫醒。傍晚的操场,永远是彭楚粤先做热身。约会的地点永远都是彭楚粤定,看什么电影谷嘉诚也从来不会有什么建议。


就这样日复一日,转眼间到了来年的春天。毕业季的春天,总是要忙碌的。


彭楚粤写论文写得心烦,明明结果就在那里,却不知道如何下笔。心烦意乱的关了电脑,拿起手机给谷嘉诚打电话。


“在干嘛?”


“赖床。”


“哦。”


挂了电话彭楚粤更烦了,心想着我在这边脑细胞都快死光了,您老人家居然还在休息。越想越不爽,又拨了电话。


“谷嘉诚,你论文写完了吗你就赖床?你知不知道努努力?”


 


被莫名吼了一通的谷嘉诚楞楞地放下电话,对面的人都不给自己张口的机会,就迅速地挂断了电话。室友白澍刚洗漱完回屋,就看见谷嘉诚面无表情地坐在床上。他突然想到彭楚粤给他发过的话,又看着谷嘉诚一成不变的脸和眼神,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
 


“他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,太淡了。”


 


*


就在彭楚粤觉得他跟谷嘉诚之间过于平淡的时候,一个很久不见的人出现了。


“彭楚粤,我回来了。”


肖战坐在彭楚粤的对面,不带语气的讲出了这句话。彭楚粤搅拌着面前的咖啡,对面的人许久没开口,他才发现自己忘记把方糖扔进咖啡里。


“想我吗?”还是毫无语气的句子。


彭楚粤终于抬眼看了对面的人,好像比几年前胖了一点,又好像没有。长时间的没有联系,彭楚粤都快要忘了肖战笑起来嘴角的弧度了。


“你变了。”


你变了,变得像谷嘉诚一样说话不带语气了。


后半句没有说出口,彭楚粤却突然失落了起来。


“因为身边没有你。”


彭楚粤在心中狂翻白眼,分手的时候,你明明跟我说你不再需要我。


 


*


谷嘉诚是无意间看见彭楚粤的微信记录的,随口就问了彭楚粤一句肖战是谁。


“高中同学。”彭楚粤说完就关了床头灯,又感觉谷嘉诚凑了过来,亲了亲他的嘴角。


真正见到肖战,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。


谷嘉诚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有客人,彭楚粤难得下厨。那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眼镜带着笑意地看着他。


“你是肖战?” 


被点名的站了起来,转身看着谷嘉诚。面容是毋庸置疑的俊朗,表情是是毫无疑问的冷漠。肖战心想,原来这就是彭楚粤的现任男友,有意思。


“是。”肖战要跟谷嘉诚握手,嘴角慢慢勾起,“你好,我是肖战。彭楚粤的……高中同学。”


“谷嘉诚。”


手掌向贴的时候,谷嘉诚觉得肖战手上的温度刚刚好。


比彭楚粤的暖,又比自己的凉一些。松手的瞬间竟然有些不舍,抬眼却看见了在厨房忙碌的彭楚粤。


送走肖战之后,两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。


又是一个习惯了的场景,谷嘉诚突然开了口。


“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?”


彭楚粤头枕在谷嘉诚的腿上,拿着遥控器帮他调体育台,按遥控器的同时瞥了一眼谷嘉诚的下巴,提醒他球赛开始了。


不是刻意的岔开话题,只是喜欢这个词彭楚粤已经很久没有从谷嘉诚的嘴里听到了。突然想到了肖战的脸,那个男人很喜欢说,喜欢。


 


“彭楚粤,我真的好喜欢你。”


 


谷嘉诚接过彭楚粤手里的遥控器,调了电影频道。左手揉了揉彭楚粤的刘海,他好像该剪头发了。


“今晚看电影吧,有你喜欢的演员。”


不是不想看今晚的焦点战,只是肖战的笑不停地出现在谷嘉诚的脑海中,他觉得这样不对。刚才自己的问题没有得到答案,他有些不甘心。


 


*


肖战渐渐出现在两个人的生活中,时不时的来蹭饭。


彭楚粤下厨的次数多了,谷嘉诚回家的时间早了。


 


“彭楚粤,你煮的菜还是一样不好吃。”


“那你滚。”


 


被吼的人也不生气,走回客厅的时候看见谷嘉诚坐在沙发上播电视。


“今晚的比赛要一起看吗?”肖战贴着谷嘉诚坐了下来,“我朋友酒吧有活动。”


“好啊,”谷嘉诚推了推近视眼镜,转头看还在忙碌的彭楚粤,“小粤可能不愿意去吧。”


两个人的耳语被彭楚粤看见眼里,锅里的水还没烧干,就倒了油。四处乱溅的油水落在彭楚粤裸露在外的胳膊上,他咬着唇,硬是没让自己叫出来。


他告诉自己不能哭,可还是有什么东西从他眼角滑到了嘴角。


 


*


不记得和谷嘉诚一起过了多少个春天,到北海划船到还是第一次。


谷嘉诚穿了件黑色卫衣,牵着彭楚粤的手。彭楚粤说要给盛开的七里香拍照,他便放开手,看着他举着相机来回找角度。


游船码头的租船窗口有个五六个人的队伍,谷嘉诚去排队,彭楚粤在一旁看刚拍的照片。


镜头对准正在买票的谷嘉诚,他弯着腰在跟窗口里的工作人员说话,一手插着兜一手递了钱过去。彭楚粤不知道自己按了多少下快门,直到不知道多久以后,他清理相机内存卡的时候,发现有很多谷嘉诚动作一样的照片。


 


“小粤,过来吧。”


 


脚踏船,一小时。


谷嘉诚慢悠悠的踩了几下脚蹬子,又转头看身后的白塔。彭楚粤瞥见了谷嘉诚微信点开的对话框,也不蹬了。


湖面有风,船就在上面晃着。


彭楚粤突然凑了过去,吻上了谷嘉诚的嘴。


身体没有支点,只能紧紧的拽着谷嘉诚的黑色卫衣。


分开的时候谷嘉诚问彭楚粤瞎闹什么。


彭楚粤不说话,只是看了看谷嘉诚看不出情绪的脸。


 


上岸之后谷嘉诚问彭楚粤去不去吃冷面,彭楚粤点点头,又摇摇头,抢过谷嘉诚的手机解了锁。


和肖战的对话界面明晃晃的在谷嘉诚面前。


“吃完冷面我们就分手吧。”


 


*


跟彭楚粤说了再见,谷嘉诚一个人回了家,他们两个人的家。


果然,这恋爱谈的太平淡了,连分手都没有下雨泪奔和歇斯底里。


 


“分手了,谷嘉诚。”


“那就这样吧,小粤撒。”


 


谷嘉诚一直都记得和彭楚粤的最后一顿饭,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往碗里倒了很多很多的白醋。


酸到眼泪控制不住的留下来。


醋酸还是心酸,谷嘉诚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
 


彭楚粤看着谷嘉诚的身影消失在路口,朝相反的方向迈了步。他在路口的水果店买了三个橙子,甩着塑料袋过了马路。


他突然想起来很多年前的自己,总是买到又酸又苦的橙子,直到遇见肖战。


肖战握着他的手,拿起了水果摊上的橙子。


 


“你看,这样的才好吃。”


 


 


*


“我是彭楚粤的前男友。”


“那你和我谈恋爱吧。”


 


*


“我想大概是那次见你的时候,你穿了件白色的上衣,朝我走过来的时候,用左手拉了一下双肩背带。”


 


*


不会再爱上又蠢又无趣的男人了,因为我走了。



评论

热度(41)

  1. 手癌倩xjb正经的大头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认领凑更新收刀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