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癌倩

舍不得睡

深夜便利店 3

我的杏太努力了QAQ

维他柠檬茶:

便利店小哥x橙汁中毒者

谷嘉诚x彭楚粤

完结

01

遇到谷嘉诚和彭楚粤是个偶然,写下这个偶然的时候,我天马行空,想到哪写哪,所以好像漏了点什么没有讲。

遇见他们的时候都是晚上,彭楚粤舔着鱼蛋给我补谷嘉诚的坑。
说他们当时甜蜜的吻,说便利店,说万宝路,还说了冰柜角落那瓶5.5的橙汁。
彭楚粤说一开始他没有那么喜欢谷嘉诚,是谷嘉诚那天清晨的薄荷橙汁吻,彭楚粤才动了心。

“从那以后谷嘉诚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喜欢抽一口烟,然后喝一口这个橙汁。”
“他喜欢薄荷橙汁吧。”我胡言乱语的又插了句嘴,彭楚粤又拍了下我的脑袋。

“不许插嘴”
这回我翻了彭楚粤一个白眼。

“后来我经常在便利店等他下班,一坐一个晚上,没事情干的时候我举着相机拍他玩。”

彭楚粤给我看过那些照片,有一张我印象特别深刻。
彭楚粤在便利店外面的拍的,比谷嘉诚更先出现在镜头前面的是便利店的玻璃门,谷嘉诚在里面仰头和橙汁,便利店门的那句“永远陪伴您”横在谷嘉诚腰上,像是打了马。

莫名其妙的好看,谷嘉诚的身高莫名其妙的适合5比7的相片。

“情人相机里出模特”我吐槽彭楚粤。
彭楚粤撇了撇嘴没理我,继续翻这些照片。

以前看过一篇摄影师的自答,说一个摄影师表达爱的方式不是跑车豪房,也不是情人节圣诞节,而是他为你做的一辑又一辑相册。

我感觉彭楚粤相机里这些,能做很多相册了。

02

我亲眼见过谷嘉诚摇橙汁的,喝一口摇一下,非要见到瓶子里果肉打着圈在瓶子里上下飘动才肯罢休。
所以当彭楚粤说,他喜欢的那个人从来不摇橙汁,我真的是不信的。于是我决定把无法将彭楚粤的描述,与我亲眼所见的谷嘉诚不能联系在一起这个锅,让彭楚粤自己背了。



“我记得谷嘉诚摇橙汁”我放下一句话也跑去买特价鱼旦,拿支竹签戳着吃,用彭楚粤手机结了账。我喜欢在番茄酱里加点辣椒酱,这样酸甜咸辣都有,一口尝遍五味。

“不摇的,他从来不摇,所以我接过他橙汁的时候,总是只能喝果肉。”等我回来,彭楚粤一边拿回手机一边反驳我,还顺便在我碗里戳走了一个鱼蛋。
我看彭楚粤如此笃定,就没有与他继续深究下去。


毕竟我看到的谷嘉诚是片面的,只有那几个小时,彭楚粤说不摇就不摇吧,他男朋友,他说了算。

与谷嘉诚聊天的那个晚上,他问过我一个问题,原句我记不太清了,就记得“谈恋爱还是要舒舒服服的。”在回忆里扒出这句倒不像是个问句了。

彭楚粤嘴里含着一颗曼妥思薄荷糖,问我“诶,你知道谷嘉诚走之前跟我说什么吗?”
“不知道”我摇摇头,顺便从他手里偷一颗薄荷糖,丢到自己嘴里。

“他说他在我身边待着不舒服。”

03

舒服真是一个很难界定的词。
没想到谷嘉诚的开始跟结束都那么戏剧化。

许多人在爱人面前都是另一个样子,比如彭楚粤说谷嘉诚从来不摇果汁,又或者谷嘉诚说自己从来不吃软绵绵的东西。

碰见彭楚粤那个晚上,彭楚粤最后吃了一个小蛋糕,上面铺满了芒果奶油。

“其实我没理解谷嘉诚说的不舒服。”
“我也不懂。” 我去拿了一盒水果,哈密瓜一半桑葚一半,一半甜一半酸,很应景。

我咬一口哈密瓜,“大兄弟,那你在这段关系里,舒服吗?”
彭楚粤没回答我。

04

那个晚上,彭楚粤总是在叙述与叙述之间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停顿,像是自我拉扯。

和回忆打架,和自己谈判。
也许在彭楚粤看来,他和谷嘉诚的关系是舒服的。他挑不出谷嘉诚的错,甚至在那天晚上脱口而出的都是谷嘉诚带着烟气的橙汁吻。

我想彭楚粤和谷嘉诚的恋爱就像一场拉锯战,他们中间有一条马路的距离,两个人拼了命往马路中间跑,谷嘉诚揣着薄荷烟,彭楚粤捧着橙子汁


但是马路中间还有呼啸而来的汽车,所以他们只好在哪接个吻就向马路旁边跑过去,临走之前谷嘉诚还带走了彭楚粤的橙子汁。
那瓶橙子汁压在谷嘉诚身上,回到马路旁边的谷嘉诚看了看,也不舍得丢掉彭楚粤偷偷放在他衣服里的半瓶橙子汁。于是'在谷嘉诚下一次往马路中间跑的时候,变成了负重跑。

所谓恋人对恋人的影响,是对方从自己身上带走而又不愿舍弃的东西,谷嘉诚在一次又一次的跑向彭楚粤的时候,身上的橙汁越来越多,跑的越来越累。

“他说他在我身边不舒服。”
我大胆妄测谷嘉诚的理由,大抵是,彭楚粤给自己带来的改变掩盖了自己本身。

“谷嘉诚从来不摇橙汁。”就像这样。

05

有那么一刹那,我感觉谷嘉诚就在便利店对面的路灯下,抽着烟看彭楚粤。

只不过他到最后也没有过马路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-----------(这是一个脑洞,因为这篇便利店这个视角太不好写了,因为我能力不好,如果不能理解我文里在说什么,可以看看这个脑洞。)






我和你隔着一条马路,开始我还庆幸那不是万里长河。


于是我揣着一颗火热的心向你跑过去,我们在马路中间相遇,接吻。小车呼啸而来,我把你推向马路边然后迅速跑走。




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跑向对方,然后一次又一次的跑回马路边。


你累了,我最后一次出发的时候,看见你掉头在人行道上消失了。




我用嘴型跟你说再见,然后蹲下来把你塞进我衣兜里的糖,饮料都抖搂出去,抽着烟,背向你也走了。




别人说地球是圆的,那我沿着人行道一直走,能不能遇见反方向的你。


算了,不期待了。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4)

  1. 手癌倩维他柠檬茶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的杏太努力了QA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