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癌倩

舍不得睡

【谷嘉诚 x 彭楚粤】电影院的隔壁是便利店 P1

下次更新谈恋爱。

这篇的便利店故事绝对写完。

 @维他柠檬茶 

=================

彭楚粤希望谷嘉诚永远对自己有兴趣。

谷嘉诚希望彭楚粤永远对自己有耐心。

 

可永远就像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,总会有一天黑了灯锁了门。

 

*

街角小卖铺的老板坐在店里透过玻璃门看窗外的大雨,想着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,今天大概做不成生意里。

低头点烟的功夫,门口的铃铛响了起来。

推门进来的是个穿着黑色防风服的男人,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,也顺着他的外套滑落到店里的白色瓷砖上。

“老板,我要买烟。”

“买哪个?”

男人扯了扯拉锁,里边露出来对面便利店的工作服,他眼神扫过玻璃柜台,最后指了指最下排的万宝路。

“要这个。”

“好嘞,”老板叼着烟给他拿烟,“小伙子是帮别人带烟吗?”

穿防风衣的男人没说话,接过老板递过来的烟,有给了钱。临出门前跟老板说了谢谢,又带上了外套上的帽子。

小卖铺老板看见他顶着大雨跑进了对面的便利店。

 

彭楚粤捏着烟盒坐在沙发上,电视屏幕亮着,可他没有心情关心在放着什么。

纸盒已经被他捏的有些变形,终于被拆开。

烟卷被夹在指间,彭楚粤终于想起来自己忘记了什么。于是开始在家里乱翻,连衣柜都没有放过。终于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到一个黑色的打火机,按了几下都没有火苗蹿出,彭楚粤想大概是没有油了。

于是又开始翻箱倒柜,终于让他翻到半盒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火柴。连着滑了两根都宣告失败,彭楚粤想着事不过三,划开了第三根火柴。明亮的火苗在黑暗的房间里跳动,彭楚粤才想起来自己左手一指夹着那根烟没有放开。

火柴熄灭前把烟凑了过去,房间里安静的能听到燃烧的声音。

也只能听见燃烧的声音。

彭楚粤就看着手中的烟卷燃烧,始终没有把它凑到嘴边。他突然想起便利店还出售香烟的时候,有个人跟他说,不抽万宝路。

 

*

 

凌晨两点的便利店,彭楚粤站坐在收银台后边打了今晚的第一个哈欠,多数时候,他的眼神都是透过便利店的玻璃墙,看向外边的。十二月的北京刮了刺骨的风,彭楚粤想明天一定有个蓝色的天。今天是他第一次值夜班,刚刚送走一批隔壁电影院看完夜场电影的观众,看着他们买好温热的夜宵带着满足的神情走出便利店,彭楚粤觉得,值夜班也挺美好的。

同一值班表的老店员去了洗手间,没人说话的彭楚粤第二个哈欠还没打完,就被门口的风铃声吓了一跳。

推门进来的男人背了黑色的双肩包,他低着头走进来,在饮料柜前看了一会儿,什么都没拿就走到收银台前。他又盯着彭楚粤身后定了很久,终于开口说了话。

“要盒南京。”

“哈?”

“给我拿盒南京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您要什么?”彭楚粤还是没听懂对面这个面带困意的男人在说什么,于是歪了歪头,“您能再说一遍吗?”

男人叹了口气,抬手指了指彭楚粤身后的柜子,“你身后柜子从上往下数第三层,从左往右第四个,给我拿一盒。”

彭楚粤终于反应过来转头看向身后的柜子,按着背双肩背包男人的只是拿起了红色的盒子,扫码结账的时候他才看清楚红色盒子上的两个字是南京。

 

凌晨两点十分,谷嘉诚拆着烟盒外边的塑料纸,走出便利店。刚叼好烟没走几步又走回了便利店。

“您好欢迎光临。”谷嘉诚看着刚才有些迟钝的店员,突然笑了笑。

“麻烦您再给我个打火机。”

再次走出便利店,谷嘉诚把手里的烟叼回到嘴里,他站在便利店门口,因为刮风,有些劣质的打火机怎么都打不着火。迫不得已把放在羽绒服口袋里的左手伸出来,护住打火机。烟卷被点燃的瞬间,谷嘉诚突然回了头。

他看见店里唯一的店员打着哈欠,面对着摆满烟盒的陈列柜,嘴里好像还在念叨着什么。

谷嘉诚就站在便利店外看着便利店里边的人。天气太冷了,谷嘉诚才抽完半支烟,就在旁边的垃圾桶上按掉了烟头,转身要走,看见了熟悉的老店员跑进了便利店。

有夜班的谷嘉诚通常会骑自行车上下班,他一手扶着自行车把手,一边掏手套。骑车的时候带起来的风夹杂着冬夜里还在呼啸的北风,谷嘉诚觉得自己脸一定被刮红了。

其实刮风还是挺好的,谷嘉诚搬自行车上楼的时候这样想着,至少明天不用带防雾霾的口罩出门了。

 

*

如果相遇是偶然,那么谷嘉诚搭话就是故意为之。

 

再次下夜班的谷嘉诚还是进了电影院隔壁的便利店,他看见之前收银台后的小店员正在上货。谷嘉诚在冷柜前又看了看,随手拿了瓶可乐。结账的时候抬眼看着店员身后的一排排烟盒,不自觉地开了口。

“再带一盒南京吧。”其实他身上还有半盒烟,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个店员就是想要一盒。

谷嘉诚以为店员会轻车熟路的转身取烟,可他看见那个店员眨了眨因为犯困而湿漉漉的眼睛,有舔了舔嘴唇。

“不好意思,南京卖完了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

“您要不要换其他的烟?万宝路?”

“不了,”谷嘉诚楞了一下,随即耸耸肩,“我不抽万宝路。”

“好吧,那麻烦您,可乐3元。”

谷嘉诚出了门,推着自行车远离了便利店,才开始抽烟。

今夜无风,谷嘉诚借着路灯的光亮,发现自己身旁的玉兰花就要开了。

谷嘉诚找了个垃圾桶按灭烟头,才发现刚才自己满脑子都是那个才见过第二次面的店员。

一直想着他湿漉漉的眼睛,和舔过下嘴唇的舌头。

他觉得自己这样不好,于是又点了第二支烟。

 

彭楚粤第二次上夜班,也是第二次碰见那个男人。他目送第二次见面的男人离开,那个人还背着自己第一次看到他是被这的双肩包,还买着跟上次同样的烟。

随口一提万宝路的时候,彭楚粤发现那个买烟的男人有一瞬间的垂眸。

“我不抽万宝路。”

大概是因为没有买到烟的原因,这次他并没有在门口多做停留。

依旧打着哈欠,依旧看向便利店外黑漆漆的世界。店外没有树枝被风吹的摇摇晃晃,彭楚粤看了眼手机上的日期,想着今天自己下公交车的时候,看见车站边上的玉兰,已经结了花骨朵。

彭楚粤掏出手机查了查隔壁电影院的影讯,确定了自己下一次做夜班店员的日期。



=====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14)

  1. 维他柠檬茶手癌倩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噢噢噢!我滴欠终于更新了!坐等谈恋爱!爱你我滴欠么么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