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癌倩

舍不得睡

[燃村晚自习]最后的晚餐

谷倩是我股,谢谢大家!

收到了我神的谷倩,狂喜乱舞.gif

我们大队不用删号啦,爱您么么哒!

种花少女阿绚🌸:

由产粮大队承包的《深夜晚自习》限定回归了,欢迎订阅TAG:


好久不见,如果你们还喜欢我们的话,真的非常感谢。


燃村特产——男神X你。


 @手癌倩 


【谷厨】


莫莫总是怕谷嘉诚会离开自己。
他这个人整个人都冷冷的,跟你谈恋爱,该做的都做到了,可你就是觉得不够温暖。
朋友都劝莫莫,分手吧,在谷嘉诚甩了你之前。
莫莫笑着摇头,说我放不下。
谷嘉诚生日的前一天,莫莫特意到网上搜了各种云南菜的做法,给他庆祝。
谷嘉诚微笑地坐在餐桌旁,吃了一大口他最喜欢的红辣椒炒绿辣椒。
“莫莫。”他开了口。
默默看着坐在餐桌对面的谷嘉诚,突然下了很大的决心,她觉得,有些话,是该今晚说。
“谷,你先别说话。”莫莫放下筷子,“我觉得,我们......”
莫莫看着谷嘉诚毫无表情的脸,深吸了一口气。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谷嘉诚突然笑了,莫莫从来没看他笑得这么放肆。他看着谷嘉诚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红盒子,又看着他单膝跪在自己面前。
“莫莫,你,愿意嫁给我吗?”
莫莫叫出了声,一下子瘫在地上。
“愿意,我愿意。”
谷嘉诚笑了,牵过莫莫的手,把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。
二十四岁的最后一顿晚餐,谷嘉诚紧紧牵住莫莫的手。


【沐筱】


谢小筱和韩沐伯在一起七年,昨天终于被送了钻戒。
正啃着刚从便利店买回来的面包的谢小筱看了看手上的钻戒,又抱着台历数了又数,暗暗下了决心。
第二天韩沐伯接她下班回家,问她吃什么。
“想吃肉。”
“涮火锅还是烤肉?要不去吃牛排?”韩沐伯发动车子,看了看一旁皱着眉想吃什么的小筱。
“嗯......烤肉吧,我好饿!”
“好嘞。”
两个人常去的烤肉馆,韩沐伯点好菜,问未婚妻还想吃什么。
“雪花牛肉再要一份啊,还有牛舌。”
韩沐伯笑着问你吃得了吗,谢小筱说你管不着。
酒足饭饱,谢小筱今晚吃的格外的多。
“吃饱了?”
“嗯,吃撑了。”谢小筱又喝了一口南瓜粥,擦了擦嘴,“老韩,我有话说......”
“啥事儿?”
谢小筱低了头,“我想这大概是最后一顿晚餐了。”
“什么?”韩沐伯一听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愣愣的看着对面的谢小筱,这是要分手的节奏?可明明是前天才答应嫁给自己啊!难道是拿到钻戒就准备跑路了?不对啊,房产证还没改成她的名字啊?
韩沐伯想着如果谢小筱跟自己说分手,他死也不从。
“我要从明天开始减肥!”谢小筱摊在椅子上拍着自己的肚子,“就快拍婚纱照了,我这么多肉是穿不了抹胸礼服的啊,我脸上肉太多了拍照不好看啊.....”
谢小筱还在说,韩沐伯打了自己一巴掌。
“好了!”韩沐伯打断了还在碎碎念的谢小筱,“你这样最好,抱着舒服。”
“韩沐伯,你还是说我肉多了?”


@欢迎光临Kage Restaurant
/古钱
胡同里的灯光并不昏暗,烧烤摊的老板拉来一个大灯把粘着油烟的塑料凳子和木桌子们照亮,坐下去能感受到一丝暖意。在胡同里乱窜的妖风也没有把吃烧烤的人驱走,人们鼻子、耳朵、双手通红地专心对付面前的串儿。


倩倩和谷嘉诚也是他们中的人。


倩倩吃着烤地外焦里嫩的鸡翅,举起一只沾了油光而亮晶晶的手,捏了捏对面谷嘉诚的脸。“诶,都是最后的晚餐了,不笑一下给我看吗?”


谷嘉诚的脸上也沾上了油光。“不笑。”


“小气。”倩倩继续低头吃鸡翅,直到吃完了桌面上的东西,她抽了几张老板放在桌子上的纸巾,擦了擦脸。纸巾粗糙的质感与被寒风吹了一晚的肌肤接触,有些辣,微微发痛。


“再见。”倩倩站起身,把纸巾揉成团,扔在桌面上,对谷嘉诚说。


谷嘉诚抬头,看着她。


“不就是除夕夜的晚饭吗,别说得是世界末日之前的晚饭一样。”谷嘉诚站起来,掏出手机扫了扫老板贴在挡风板上的二维码。“我付钱,行了吧?”


“能不能快点儿,冷死我了。”倩倩缩起脖子,把手插进大衣口袋。朝她走过来的谷嘉诚伸手抓住她的手腕,把她的手从口袋里抽出来,十指紧扣牵住。



/木筱
小筱自己一个人坐在大阪的某家五星级酒店的餐厅里,吃完了最后一口A5和牛,把几张大钞压在盘子底下就站起来往外走。


外面的风很大,她忍住了没发抖,竖起了风衣的领子,抬头挺胸往前走。即使是穿着裤袜的腿都冻僵了,踩着Jimmy Choo的脚开始疼痛,不听使唤。但是她不能停下来,无论多不舒服也不能停下来。


昏暗路灯下,只有她一个人走着。天上飘下鹅毛大雪,小筱没有伞,她也没有在意雪有多大,径直进入了一栋大楼,按下了电梯。


她走进电梯,按下了最高层的按钮,然后听到门外有人用日文说等一下,于是她下意识地按下了开门键,有个高瘦的男生像一阵风一样,带着雪冲进电梯里。


“ありがどうございます。”他道了谢。


声音很好听,也算是这辈子里最后一件好事。


电梯的提示音把小筱的思绪拉回来,她看向显示屏,已经是最高层,于是走了出去。她推开防火通道的门,爬上了天台。夜晚的大阪也是很好看的,她跨过防护栏,坐在天台的外围上。


“那个......你遇到什么烦恼了吗?”还是刚刚请小筱等一下的声音,她回头,才发现那个高瘦的男生站在自己背后,这句话还是用中文说的。


有点眼熟,是谁来着?


那个男生扯了扯领结,也在小筱身边坐下,他看了看小筱,笨拙地脱下身上那件羽绒服,迟疑了几秒,给她披上。


“你......”小筱张嘴,不知道说什么。


“夜景挺漂亮的。”男生冷得一边缩起身子一边说。“今晚的饭菜也不错吧?”


“嗯,毕竟是最后的晚餐。”不知怎的,小筱就把自己的想法透露了给他。


“是啊。辞旧迎新的最后晚餐是得吃好,不过明年还会有更好吃的饭菜呢。”男生伸出手,伸进羽绒服,握住了小筱的手。


小筱终于知道了眼熟的原因,她瞠目结舌。


“新年快乐。”那个男生朝她笑起来,有点傻气。】





@旧时月色沐中筱 


/古钱
“你怎么眼眶红了?”谷嘉诚看着坐在对面的倩倩如此问着。


“刚刚看的电影太感人了啦…”倩倩如此回应着。


谷嘉诚面露疑惑,刚看的电影明明是个喜剧,整部剧都吵吵闹闹的,连个分手的镜头都没有,哪来的感人了。
这时的倩倩却顾左右而言他,“今天我们去吃酸汤火锅吧,”谷嘉诚笑了,一年前的今天,他们就在酸汤火锅店相遇的。


兄弟们都觉得酸汤火锅完全吃不下去,但对于云南人的谷嘉诚,却是不能少的美味。


一个人去了火锅店,刚准备点餐却被隔壁桌也是一个人的姑娘搭了讪,问要不要一起,还说火锅一个人吃太悲哀了。鬼使神差的,谷嘉诚点了头,然后就看那个姑娘熟练的对着服务员报出了一串菜名,都是谷嘉诚爱吃的,而那个姑娘,就是谷嘉诚现在的女友,倩倩。
谷嘉诚总觉得是命中注定,和倩倩交往的一年里,倩倩总能猜中他的想法,一举一动都无比合他心意。有些场景仿若昨日重现,无比熟悉,但每次谷嘉诚都自嘲是自己想太多,没看到那么多研究嘛,都说是心理学上的“即视现象”。
“您好,跟您确定一下,您的菜上齐了。”服务员的声音将神游的谷嘉诚拉回了现实。还只匆匆扫了一眼菜,就听倩倩问“我的黄瓜片呢?”只这一句,谷嘉诚又忍不住回想了起来,倩倩仿佛有种点餐黑洞,每次最想吃的,总会被人忘记。上次她和她的小姐妹们去吃日料也是,就连迟到了半小时的神婆要的餐都到了,明明是第一个点餐的倩倩要的饭却还没有上。想到此,谷嘉诚不由得痴痴的笑了起来。
“笑什么,快吃,不然时间来不及了。”倩倩催促到。“哎?待会有预定么?不是随便逛逛街?”谷嘉诚又陷入了疑惑。但等了半天倩倩也没回应,便也沉默的吃了起来。
8:58,谷嘉诚看倩倩站了起来,连忙拉住了她道:“倩倩你去哪,还没吃完呢。”他心里有点慌,总觉得会出什么事情。倩倩看了他一眼。没说话,甩开了他的手。
8:59,倩倩出了火锅店门,就要穿过马路,谷嘉诚心更慌了,连忙追了出去拽住她问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倩倩终于回头,说:“再见。”便把谷嘉诚一推,自己冲上了马路。谷嘉诚还来不及从地上爬起,便看到那个被车子撞飞的身影,一句倩倩还没喊出便两眼一黑。


谷嘉诚从床上坐起,一看,下午四点半。不知道为什么,特别想吃酸汤火锅。在微信里问了几个兄弟,没一个有时间,他便孤身一人,去了火锅店。还没落座呢,就听见一个女声:“要不要一起?”


这是我的执念,将你我禁锢。
无止尽的循环,一次比一次更爱你。


/谷厨


风雨飘摇的年代,国家利益凌驾于一切之上。
谷嘉诚用力裹了裹身上的军装外套,看了看刚打开的车门外那飘着的雪花,一边嘟哝了一句:“莫莫不喜欢这么冷的天。”一边走出了车。
战局越来越紧张,但也不妨碍谷司令约自己的女朋友莫莫吃饭。那是他半年前在舞厅遇到歌女,舞厅力捧的新人,一把好嗓子引得台下的男人们掌声雷动。谷嘉诚无比痛恨舞厅,觉得那是腐朽之源。那天去舞厅也只是假模假样的应酬,但在遇见了莫莫之后,谷嘉诚变成了流连舞厅的常客。
“今天怎么迟到了,谷大司令,这可不符合你那严守时间的信条啊。”谷嘉诚刚进包间就听到了来自莫莫的嗔怪。“战况越来越激烈了。刚收到了上头新的指示,我得去布置。”“什么样的指示啊。”谷嘉诚没接话,没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,拿起了酒瓶给莫莫添了酒,“今天这酒不错。”莫莫娇笑着,“是很不错,干杯。”
藏好了匆匆从谷嘉诚笔记上撕下的最新几页的莫莫,没事人一般从包间走了出来。临关门的一瞬恋恋不舍地又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谷嘉诚,湿了眼眶。“再见。”低声吐出这两个字。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你是我的信仰,是我最爱的人。
可我终究不是抹大拉,不是你最终的归宿。
我是犹大,代表着背叛与动荡。
让我们为这最后的晚餐,干杯。


@神婆
丙申年腊月三十,差一分钟便是另一个纪元。
炉灶上的水在锅中沸腾,翻滚着的饺子浑圆饱满。空气中弥漫着韭叶和猪肉馅儿的芬芳,调和了香油,将二者自身的味道发挥至最大。
此刻,谷嘉诚踏着鞭炮破碎的尸体,抬头盯着此起彼伏的烟火。忽然想起了刘倩倩曾说过的话,明明是用来打架得却偏偏造了这好看却无用的玩意儿。那一瞬间,他忽然意识到对方原来是真的不喜欢过年。


丙申年腊月三十,二十三点二十九分。刘倩倩盯着锅中破开皮的一个饺子说——谷嘉诚啊,我是真的不喜欢过年,也讨厌极了好看又无用的玩意儿!


丁酉年大年初一街头的十字路口,有一个人盯着漫天的烟火看到双眼发花,忽然觉得拉尼娜现象空前得凛冽。

评论

热度(24)

  1. 旧时月色沐中筱11:00 PM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大队竟然发了!我好久没开lof了…给各位比心!!!
  2. 神婆你丫11:00 PM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讲道理,还是男神x我写得最顺手
  3. 手癌倩11:00 PM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谷倩是我股,谢谢大家!收到了我神的谷倩,狂喜乱舞.gif我们大队不用删号啦,爱您么么哒!
  4. 欢迎光临Kage Restaurant11:00 PM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还是我村儿的男神x你cp写得最顺手借晚自习表白大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