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癌倩

舍不得睡

【西游伏妖——空藏&新凡】闻说未亡人

“凡仔啊,你这样是不行的。”

“悟空啊,你这样也是不行的啊。”

嘤嘤嘤


我阑写得真好呜呜呜

声阑:

【西游伏妖——空藏&新凡】闻说未亡人


感谢 @手癌倩 的脑洞


背景:第一世——参照现实版的《大唐西域记》,和尚没有成佛,回到了大唐传教;猴子是和尚路上收的徒弟,也是《大唐西域记》里的强盗徒弟。中间三世,和尚历经轮回,终究只是凡人。猴子和和尚也不过凡夫俗子,经历五世轮回,再深的爱也到了终点。然后他们迎来了最后一世——现代。
林更新和吴亦凡在西游伏妖中饰演猴子和和尚。可西游伏妖,真的是他们曾经的经历。
那么,这一世的结局在哪儿?


扫雷:1.现实风,写凡夫俗子的爱,不伟大,平凡的,可怜的爱。(所以如果不喜欢我的情节请别骂我23333)
           2.英雄只存在于特定的时代,不要奢求下辈子的人还是这辈子的英雄。


最近写西游同人得到了小可爱们的喜欢,我很荣幸。请好好食用这篇粗长10000字+(说好最迟今天上午发,可是太长了才写完。)


私设如山,不喜勿喷,正文如下: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【生老病死】



 大部分作者在起笔前会写大纲,设定人物情节。可是当作者下笔,将故事写到深处,入心入情,下笔如有神到忘我时,便是故事中的人物来告诉你:我要做什么?我为什么这么做?我最终的归处在哪里?


 


不管你相不相信,我便是这样的作者。


毕竟,我的《西游记》,便是一灯如豆的时候,一个雷公脸的男人,讲给我听的。


 


“你看过大唐西域记吗?”雷公脸问着。


“看过。”我在烛火对面回到。


“那是他写来骗人玩的。你觉得那么远的路,一个和尚可以走到最后吗?”


“我记得文中写唐三藏有过徒弟的,只不过那个强盗徒弟受不了苦,跑了。”


雷公脸嗤笑,“原来他这么写我。”


“你?”


“我便是那个强盗。”


我大惊,“可已经过去千年,你不可能活到现在!”


“人自是不能。”雷公脸突然皱鼻咧嘴,棕黄鬣毛从皮肉下钻出来,“可我,是妖怪。”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世上,是没有神的。


我在笔下写的那些神仙佛祖,无非为了戏剧效果。


 


没有灵山,没有封佛,没有金蝉子,自然也没有——斗战胜佛。


 


那天晚上,雷公脸的妖怪和我说,那和尚取经归唐,开坛布道,宣扬佛法。可和尚只是个人,施不出分身法。他要忙的事太多,要爱的苍生也太多。


 


最后那妖怪笑嘻嘻说,“他忙的都没来得及看我一眼,最后活活累死了。”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听完那妖怪的故事,只觉清清冷冷,凄凄凉凉,平白六月春夜染寒霜。


许是太冷清,我便写了一个完美结局给那妖怪。


 


“师徒四人取回真经,径回东土,五圣均修成正果。


其中:唐僧被封为旃檀功德佛;孙悟空被封为斗战胜佛……”


 


我心想那妖怪熬了千年都意气未平,特意找了我这个写书的讲故事。


再想起那妖怪提起他师父的表情,咧嘴笑不停,眉头却用力皱着,明显咬牙切齿的假笑嘛!


仔细思量他口中那些往事,我不觉心惊。


只因为那妖怪,时至今日还能说出他师父吃斋菜前要蹭蹭筷子去木屑;睡觉前特意把臭袜子脱下来塞在鞋里;遇到有钱人习惯说几段卦象唬钱等等。


我寻思这一千年都过去了,纵使妖怪也不得这般好记性啊!


 


恐怕这妖怪发癫了吧?


哪有人记得住千八百年前的细节!


想来这不过是个疯子妖怪,偶然读了唐三藏的《大唐西域记》,便把自己当作书中人物了。


也罢,这妖怪既然这么爱入戏,我便为他写一个故事,哄他开心,省得他一个不开心吃了我。


 


我刚写好这段结局,落笔吹墨,笑道:“您看,这结局,可好?”


 


“好什么?”妖怪抓过那张薄纸,龇牙咧嘴,三两下撕个粉碎!


 


“功成名就!封佛归位!哪里不好!”我读书人脾气上来,不顾死活叫着。


 


“哪里都不好!”妖怪张开大嘴,做出要吃我的模样。


 


我吓得一退,撞上身后书桌,哗啦啦带下好多案牍,读过的《大唐西域记》跌落在地。


 


“罢了。”妖怪状似不经意地扫一眼地上,“罢了。”


 


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妖怪。也是我尚且健康时,最后一次见到他。


我觉得这只妖可怜的很,便开始为他写一本自在肆意却又有归宿港湾的书。


 


没成想,我一写便写了一辈子。


 


后来,我给这本书起了个名字。也不知道卖的怎么样,毕竟算是个再次创作,唐三藏这人在圈儿里也没什么名声。算了,不挣钱也就罢了。


 


只要能慰藉到那只妖,我的《西游记》啊,就没白写呢。


 


哦对了,我今天又看到了那只妖。


此刻我快死了,我寻思将死亡这种滋味详细记录下,益于后人写作,便挣扎惊坐,抓笔乱涂。


然后我就听到那只妖的话了。


“你又要死了吗?”


 


诶呀,怎么语气还是这么悲伤啊!我不是把你写成通天彻底一顶一的大英雄了吗!齐天大圣这名字多好听,你还有金箍棒和筋斗云呢,你可算是最威风的猴子了啊!


可是……


可是,为什么还要哭啊……


你这样,我又想提笔为你写书了,总觉得写些人间烟火气的好故事才能慰藉你的孤独呢……


但是啊……


我恐怕……


要死了。


 


孙悟空跪在病榻边,伸出的毛爪子最终还是没有握住另一双手。


“你又要死了吗?”


孙悟空看着那人弥留之际,还拿着毛笔在纸上哆哆嗦嗦涂着,当真文人酸腐,一生专一事,南墙撞上百回都不知回头。


“你没有变。”


孙悟空没忍住,一张涕泗横流的丑脸凑到了那人手边。毛茸茸的头微微用力,便挤掉了将死之人握不住的笔。


 


我正写着濒死体验,却感到那猴子把脑袋蹭到了我手心。


真痒。


我渐渐停止跳动的心脏,蓦地剧烈跳动起来。


 


“师父……”


 


我听到那只妖哭啼啼地叫唤,委屈压抑的呜咽就像快死了主人的狗。


这只妖怪可怜的,我索性做好人做到死,哄哄他。


于是我开口。


“嗯,我在。”


 


孙悟空蜷缩在一个死人的怀里。


死人的家,家徒四壁。唯有尚且散着墨香,写了一生的著作摊在病榻四周。


还有死人至死都不忘抓紧的一页薄纸。


 


孙悟空捏着那张纸,看清后,嚎啕声破口而出,再难压抑满心痛苦凄惶。


 


只见那张纸,布满扭曲笔划。


而勾勾抹抹,涂了整整一张纸的内容,只有一个名字——


 


——悟空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
【求不得】



 


“你说,这群人总说我没演技,我听都听腻了,他们竟然还说不腻!”


 


“你没有还不让人说啊!死矫情!”


 


“喂,你这五十步还真好意思笑我这一百步啊!”


 


助理默默后退走到门边儿,开门,退出,连多余的响儿都没弄。


这两位爷秀恩爱的时候,我最好滚远点儿。


助理一边嘀咕,一边打开工作群,“卧槽狗喵又发粮啦!!!”


 


我们只是哥们。


这是吴亦凡对自己身份的定位。


他知道自己的粉丝中,很多都希望看到自己和某些男明星卖腐,只要稍微近点儿,默契点儿,那群女人就可以脑补三万字的爱恨情仇出来。


吴亦凡向来嗤之以鼻,作为一个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,他对卖腐向来深恶痛绝。


 


可是还是有一人是例外的。


好比现在,他和那人一同坐在床上,夏天贪凉的他,用赤裸的小腿,碰触那人的外裤,便可感到那人肌肉里跳跃的温度。


他现在正侧着头,眯着一双含情眼,“我的心里只有你……诶呀!”


吴亦凡酝酿好的姿势被身边人一巴掌打碎。


 


“你演戏也是真烂啊!程峥是喜欢姑娘,不是要上姑娘,你他妈收起那副色样儿!”


 


“林更新你别得瑟,说的好像你演技多好一样!”吴亦凡听着林更新的意见,只觉得讽刺,心想我也就对你还能含情脉脉地对戏,你换一个男明星试试!你竟然还挑三拣四起来了!


 


“我也不是吹,就哥这演技!”林更新那一嘴大碴子味,在外人面前尚且知羞收敛,到了吴亦凡这里,便破马张飞,毫无忌惮,“就差名导儿栽培,老天爷赏我部好剧本,那必须影帝啊!”


 


“切。好导演,好剧本,那你是个木头也能演出十分戏来。”吴亦凡一边挖苦,一边摊开手中剧本,“别扯了,看看这里,我怎么都演不出程峥的愤怒来。”


 


“这还不好办,想想你的妞出轨,和你闹分手呗!”林更新都不稀罕看一眼剧本,扬着下巴拽的二五八万似的。


 


“可我没被人甩过。和我交往的女朋友,也没有出轨的。”


 


“呃……”林更新盯着吴亦凡好半晌,才将噎在胸口的气咽下,“也对。谁敢甩你啊……”


 


“你啊。”


这话脱口而出,吴亦凡根本来不及摆出风轻云淡的表情,就跌进林更新深幽的瞳孔。


 


气氛僵持,浑浊墨水般流淌在空气里,每一次呼吸都似消耗氧气。


 


吴亦凡觉得有些缺氧,面皮涨红一路爬至耳尖,连带着那挺直的鼻梁都似染了樱红。


 


“也对。你要是女的,我肯定嫌弃你个子太高!”


最终,还是林更新惯有的逗逼解救了一室尴尬。


 


吴亦凡摸着鼻子,抓起剧本“蹭”地站起身。


“那什么,我约了人,先走了。”


随后便是开门关门,仓皇而逃。


 


林更新抓起床上躺的极其无辜的剧本,似笑非笑的叹了口气。


“愤怒啊……这可真是,最好演绎的情绪了。”


 


吴亦凡从酒店一路跑回剧组,等到导演站在他身边喊他准备开拍时,他那三魂七魄才收拢回来。


“我剧本呢?”


他双手空空如也,那本写满了标记的剧本正安心躺在酒店床上,吴亦凡那一双手狠狠搓脸,直将面皮揉得通红才放下手。


 


可是还是浑浑噩噩,不知所谓。


就像这男人所有的灵台清明,都落在了另一人眼睛里。至此便是不知今夕何夕的混沌,以及不清本心的自我折磨。


 


林更新守着那本遗落的剧本很久。


守到这部电影都上映了,剧本的主人都没出现过。他以为他们两人会这样互不相见直到挑战者加盟的再一次开拍。


 


可是还没等到综艺,他们等到了一部电影。


一部有名导演,名编剧,可以载入影史的电影。


 


林更新进组试装的时候,刚好看到一群人围在门口。


“啊啊!果然好看啊!凡凡你真的很适合穿古装啊,我还以为你的脸太过有棱角,不适合古装扮相呢!”


他循声望去,只见有一人身着烫金滚线紫兰袍,碧玺玉冠束发,手中乌刚骨柄扇“唰”地打开,丝丝点点的墨香便犹如实质的跃于空中,仿佛为那人眉心都淬了文人风骨。


 


“嗨!”一身古装的男人遥遥打了个招呼。


可他正对着的林更新,却怔愣在原地,一双瞳孔瑟缩,生生疼出苦涩泪水,却被圈禁在眼眶中。


正如那戏文里的孙大圣,一等一的自在风流,却被一个箍儿,一个人,一段经文困住了生生世世。


 


孙悟空被西行取经困了十七年。


十七年后,他以为自己会重新回到花果山。


就像他直捣天宫后仍会拍拍灰回家一样,他以为西行十七载,在他漫长的生命里,就和在南海扒条蛟龙一样短暂。


他甚至以为,护着多年的和尚死了,他便得了通天彻底没人管着的自由自在。


 


可是此刻,他站在那和尚的坟前,没有痛饮潇洒酒,亦没有高歌自由行,他的那些生死兄弟不在身边,至死仇敌也不在身边。


他只有一个人。


身后空荡荡,身前——只有一块墓碑。


 


如此,便真是得了通天彻底的自由。


再无人管着。


也再无人可恨,可怨。


 


孙悟空面无表情凝视着墓碑,隐身术施展出来,他便消失在那些来此凭吊的人眼中。


 


人来人往,春生春死。


那只石头孕育的猴子,终于站回了一块石头。


 


沧海可变桑田,如今的唐僧墓碑前,早已杂草荒芜无人烟。


孙悟空已经有几百年没见过活人出现了,他枯瞳不转,当真成了石头。


 


“这石头长得可真像猴子!”


 


是幼童稚音,清脆炸响在孙悟空耳边。


 


“你看的见我?”声线像是被粗粝石块拼命摩擦,这块石头说了数百年来的第一句话。


 


“看不见啊!”那孩子笑颜粲然,“是你跑到我心里了,并不是我看到了你。”


 


“轰隆”一声石块炸裂,这僵化数百年的砺石外壳轰然破碎,湮灭成灰。


开始只是一点星火,再之后又一点,突然,漫天火光!


 


只见那群火光腾空翻跃,盘旋起伏,最终化为一束,直冲一双瞳孔!


“噼啪——”


火焰在瞳孔中燃烧的声音清楚可闻,只见那枯木百年的火眼金睛再放光芒!


金箍棒横扫火焰,寸草不生中走出一只妖。


“我找到你了,死秃驴。”


 


三百年后的东土,早已经没了大唐。藩镇割据的五代十国里,便是诸侯的天下。


小王爷出生的时候,秋末的荷花争相开放,王府的供奉道士咋舌称赞,直说这天生异象,端的是佛出生莲,福泽深厚。


 


小王爷生来聪慧,性情端持自谨,明明穿着华服却喜青灯古佛。


故而当乌云蔽月,阴风袭来时,孙悟空看到的便是身着烫金滚线紫兰袍,碧玺玉冠束发,乌刚骨柄扇在手的俗世公子。


 


“啧!怎么投的胎?这么俗世牡丹花,那死秃驴咋没被自己寒碜死!”


 


“这位客人,不知牡丹何处惹了你,竟如此贬低?”小王爷摇扇轻笑,顾不上眼前人的身份,先是为那劳什子的牡丹花打抱不平。


 


“你应当是喜欢莲,不然竹子,梅花也成。”孙悟空站在树上,背靠月光,眉眼不清的说着,“果然入了轮回,便不再是同一人吗?”


 


孙悟空纵是无法无天的大妖,也走了十七年的苦行佛修路,称得上是个佛理深厚的妖。


什么轮回转世,寻觅前缘的话本,他是素来不信的。


毕竟他通晓大道,心里明白这辈子便是这辈子,断然不可能是前世的那个人。


 


可他没想到会变得这般大。他那惨兮兮的苦和尚,变成了通身富贵的牡丹花。


 


“我不清楚客人在说什么。只是我的喜好,与客人何关?”小王爷依旧挂笑,只是温润的眼睛渐渐冷清下来,“养在皇宫的莲,和载在佛寺的牡丹,孰富贵孰高洁呢?”


 


孙悟空被噎了一下,不待反驳,便听到厉声呵斥。


 


“不过是花,生来不由己,世人将俗欲注入其中,岂不可笑!”


 


是了。


孙悟空看着月下中庭,乌扇大开,花团锦簇的小王爷,露出一脸悲天悯人的样子,只觉一颗石头心再度活了过来。


是了,这幅恨不得天下全错就我对的死样儿,和那死秃驴一模一样!


 


“喂!小牡丹!你要不要和我走?”


 


孙悟空第一次这般问的时候,那人身边繁花似锦,姹紫嫣红。


 


孙悟空最后一次这般问的时候,那人身边断壁残垣,大厦将倾。


 


“你这国也快破了,家也毁得差不多了,没什么可留恋的,便陪我回花果山逍遥快活吧!”


 


小王爷一张白面沾血,每一次呼吸都会牵动嘴角血沫。可即便骨头断折,肌肉撕裂,他还在搂着怀里的发妻。


 


“你走吧。”


 


孙悟空扬了扬眉,轮转金箍棒直逼那人怀里的死人,“你放不下国,我便灭了国!你放不下家,我便毁了家!你放不下这女人,我便杀了这女人!如今这凡事种种,再没一件与你有关,你还能去哪儿?你他妈还能去哪儿!”


 


小王爷看着终于露出可怖面容的妖怪,出乎意料的,没有丝毫害怕畏惧。


他只是不解。


 


不解为什么这只妖非要带走自己。


他有大好荣华,如花美眷,为什么要抛下一切,随一个丑陋粗鄙的妖怪,去什么穷山恶水?


于是他从最初的虚与委蛇,变成了后来的恶语相向。


 


“你不过是个丑猴子!凭什么要我舍了荣华富贵,美妻娇妾!我身在这乱世已是不易,你这通天神通,何苦为难我这么一个凡夫俗子?我求你放过我吧!”


 


那是小王爷说过最重的话。


再之后,便是席卷天地的黑暗,与血满长街的尸体。


 


那只妖最终也没放过他。


可他也没有恨过那妖。即便那妖屠了家,灭了国,他也没有恨。


 


他只是心疼。


 


那只妖眼里的孤独太沉重,重的他不敢靠近,也重的他不舍伤害。


可他最后还是伤了那妖吧……不然,为何这妖的眼里……有泪水呢?


 


“你怎么敢……怎么敢……”孙悟空搂着小王爷,咬舌自尽的男人至死都没有松开环着发妻的手臂。


当真死心眼,认准了一个妻子,认准了一世富贵,便百死不悔,再无回转。


 


【不过是花,生来不由己,世人将俗欲注入其中,岂不可笑!】


 


很多时候,小王爷都会想,自己若没有说出这样的话,那只猴子便不会对自己有这般深的执念。


 


【嗨!小牡丹!你要不要和我走?】


 


小王爷将死的那一刻,笑了一嘴的血沫,“好啊。”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“好啊。”低沉的嗓音混着笑,从吴亦凡微扬的嘴角流出。


紧接着他就换下那身紫兰外袍,穿回唐僧破破烂烂的戏服。


 


“嗨!你傻了吗?”吴亦凡又一次换好戏服出来,看到林更新依旧傻愣在原地,不觉心中闷堵。


他不会是,不想和我搭戏吧……他敢!


 


林更新搓了搓脸,微红着眼珠笑嘻嘻打着哈哈,“你刚才穿的太帅,我都看傻了呢!”


 


小王爷至死都不知道。


他真正吸引那只猴妖的地方,不是月色下的那番话。


 


孙悟空第一次见到那一身紫兰外袍,眉眼如画,灿若繁星的人时,心里只有一句话。


我的小和尚可真好看。


我都看傻了呢!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
【放不下】



 


电影开拍后,吴亦凡才发现在星爷手下着实不易。毕竟那位是出了名的严格,片场里掉一个牙签都要管的主儿。而吴亦凡对自己的演技心知肚明,挨骂是逃不了的,最怕的就是不断ng,害的整组人陪他熬夜。


 


“凡仔,你这样不行的。星爷希望拍出唐僧和孙悟空非比寻常的感情。你和新仔演的只像兄弟,远达不到星爷的标准。”徐老怪是个愿意提拔后生的导演,拍摄空隙会挖心掏肺的给吴亦凡说戏。


 


可是这说戏从周一说到了周日,唐僧愣是没开佛窍!周星驰怒吼“卡”,砸了帽子,踹了凳子,一言不发出去抽烟。


徐克摸着下巴,在摄影机下的唐僧身上来回打量,半晌露出个坏笑,“今晚先拍其他的戏,把这两主演给我关起来!”


 


“啥?”助理一脸惊讶,掏了掏耳朵急问,“徐导你要关谁?凡凡和小新?关哪儿啊?为啥啊!”


 


“我也要学学关锦鹏那个死扑街嘛。先关两天吧,就关在酒店房间,找人给他们送饭,但这两人就不要出屋了。”


 


所以当林更新抓着没戏份的珍贵时间补觉时,床上突然砸下一个人来。


“卧槽什么玩意儿!”睡得正香,被吓得一激灵的林更新直接上来一脚!


 


“是我……”被一脚踹在脸上,吴亦凡黑着脸扒拉开面前光溜溜的大腿,咽了咽口水,无奈道,“徐导觉得我们不入戏,需要被一起关着来培养下感情……”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“我觉得我们需要培养下感情……”急色的少爷扒拉开抵在脸上的脚,恬不知耻的开口,“我们要不就先从熟悉对方身体开始吧!”


 


“滚!”


 


怒吼是从一双朱唇里吐出来的,声音清脆犹如带响儿的玉珠儿,可对上那张面容,昆山玉碎也失色。


只见红罗帐里坐着一晶莹剔透的少年,正支楞着腿,一脸愤怒。


 


细看,那少年眼珠都似淬了火。


 


“我好不容易寻到你这般的绝色,为何碰不得?”少爷也不过二十出头,正是鲜衣怒马荒腔走板的年岁。


可这相府的小少爷却比普通纨绔多了些爱好。


 


寡人有疾,寡人好色。


这少爷排行最小,父疼母爱,活活惯出来好男风的毛病。想来若真有佛祖,恐怕恨不得自掘双目,也不愿看自己座下金蝉子沦落成这般纨绔!


 


唐僧死后的第二世,依旧投在富贵人家。


想来也是,大唐高僧西行取经,惠泽苍生,这般大的福祉,自该享受几世几代的荣华富贵。


只要——


只要别再遇到那只猴子,便可长命百岁,享尽人世烟火。


 


如今这第二世活的顺遂自在,喜欢男人,偏又喜欢柔弱可爱的小小少年,而刚好从天而降般冒出面前这少年来,可是高兴坏了小少爷!


 


“你叫什么?从哪里来?”


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

 


小少爷听完便喜滋滋将人拐回家,“你长得色若桃花,我便叫你小桃子吧!小桃子,你要不要和我走?”


 


【嗨!小牡丹!你要不要和我走?】


 


耳畔突然传来遥远的嬉笑,剧烈的头痛夺走了小少爷的一瞬清醒。他趔趄一下,刚想仔细听清那句话,下一刻却头昏脑涨,连视线都模糊起来,最终只听“轰”一声,小少爷载倒在地。


 


自那天起,全都城的人都知晓相府好男风的少爷,在路上被一人迷的神魂颠倒,直接昏过去了!


 


小少爷本是个习惯享受的金疙瘩,能支唤他忙前忙后,着实是个天大的本事!


可那无名少年就是有这般的本事。


偏生小少爷还喜滋滋地为人穿衣,喂人吃饭,为人铺床叠被,伺候的无比体贴,恨不得将自己伏低做小到尘埃里。


 


旁人也好奇,这花心的少爷,何以为一人回心转意,卑躬屈膝?


 


“小桃子长得极其好看!无论是脸,嘴,还是眼睛,都是我最喜欢的模样!”


面对狐朋狗友的调笑提问,小少爷这般答到。


“那你遇到更美更合心意的,岂不也会为另一人鞍前马后?”


“那是自然。”小少爷回的坦荡,好似根本不觉自己的话有多么混账。


 


少年哪里都好,模样妙,性子乖,全身上下无一不是小少爷最喜欢的。


可只有一点不合少爷心意,那便是那少年于房事惯来抵触。这可苦了向来肆意的少爷,一憋就憋了数月。


 


可当三月后,又是月色昏暗,阴风侧侧,一树桃花摇落时,少年终于见到了消失多日的小少爷。


 


“小桃子?你找我?”小少爷被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搂在怀里,微醺的脸颊当真色若桃花。


“他是谁?”


“他啊……”小少爷有些羞涩,支支吾吾好半晌挤出句话,“他是大将军,今日班师回朝,送我回家来的。”


“你喜欢他?”


“胡说!”小少爷脸更红,接风宴会上喝的酒此刻全数上头,牵动起了他对少年的怨气,“本少爷喜欢谁,和你有什么关系!”


“可你说过最喜欢我。”


“我说过吗?”小少爷被晚风吹得醉意更盛,歪头思量好久,“我对好多人说过爱,你是哪位?”


 


“我是——”少年清脆的嗓音突然粗粝,“你的臭猴子啊。”


 


突然烟尘四起,遮天蔽月!


少年单薄的白衣崩裂成灰,露出里面可怖的鞭伤。那张让小少爷处处满意的皮相里钻出虬结肌肉,棕黄鬣毛一路攀爬,丑陋的布满了整张脸。


“我变出了你喜欢的脸,喜欢的声音,喜欢的身段,喜欢的性格,可为何你还是不爱我?”


 


“你既然不爱我,便死吧!”


 


那是小少爷最后一次见到孙悟空。


猴子毕竟是猴子,一旦被驯化,便再也不能对主人露出獠牙。


故而三世轮转,那只猴妖气得扒天撕地,也不舍得让和尚死。


 


小少爷最后是活活老死的。


年轻时的鲜衣怒马,风流纨绔,都随着岁月渐渐消弥。最终他娶妻生子,寿终正寝。


 


孙悟空从唐僧的碑文看起,一路经过五代十国的王爷墓,最后停在相府少爷的灵前。


 


我有些累了。


世人不识妖,在人来人往的灵前,没人看得见蜷缩跪着的猴子在痛哭流涕。


我不想再去见你的下一世了。


你恐怕也不愿我去扰你。


我们……


就这样……


算了吧。


 


孙悟空以为自己可以忘记那和尚。


毕竟轮转三世,他都快记不清唐僧的脸了。


可是在第四世,他依旧找到了那人。


 


这一次,他不敢奢求一丝一毫的靠近。


故而一灯如豆前,他闲闲地问,“你读过大唐西域记吗?”


 


他以为这次的自己,只是那人生命里的过客。


可当那人将死之际,他忍不住再去看了那人一面时,一屋子的手稿如利剑般,戳烂他的一双火眼金睛。


 


“看看吧……”病榻上的人指着床边的手稿,“我把你写成了通天彻地的大英雄,开心吧?”


 


“开心。”


 


“我给你写了最好的归宿,封佛为斗战胜佛,开心吧?”


 


“开心。”


 


“那你就别哭了,我已经没力气再为你提笔了。”


 


“好……”孙悟空咽下趟进嘴角的泪水,任凭酸涩苦楚在心脏炸开,生生挤出个笑来。


 


这是唐僧和孙悟空的第四世。


 


前三世,这二人纠缠一生,连个“因”都没有种下。


 


这一世,那只猴子只是讲了个故事,就累得唐僧终其一生为那一人编造一个如梦幻境。


 


果真是痴。


认准一人,一事。


便是一辈子。


百死不悔,再无转圜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
【爱别离】



 


“所以你们就在房间里打了两天游戏?!”助理扒着门,震惊的看着屋子里开黑的两个大老爷们。


 


“对啊,不然还能干嘛?”林更新叼着冰棍筷子,拽拽地说,“比了两天,还是我的技术更好!这货技术太差。”


吴亦凡瞪了林更新一眼,没出声反驳。毕竟他也知道自己有多坑。


 


徐克挥了挥手,无奈道,“算了,我就说关锦鹏那个死扑街就会乱来,他俩愿意怎么演就怎么演吧。”说着看到叼着筷子的林更新,突然眼睛一亮,“告诉服装组,孙悟空的行头里加一根木枝。”


 


“干嘛?”林更新问到。


 


“让你叼着。这样看起来更帅!”


 


作为剧本编剧的李思臻,正落后一个脚步跟在林更新身后。拐角处这两人稍稍落后队伍时,林更新听到那位名编剧在自己耳边说,“你就真的只和他打了两天游戏?”


 


“对啊,不然呢?”林更新回头笑答。


 


“你这辈子,打算怎么做?”李思臻声音压得很低,问着莫名其妙的话,可偏生林更新听懂了。


 


“我这次,什么都不会做。”背对着众人的面庞上,转过来的那双眼睛里,蓦地淬满金黄火焰。


 


李思臻并没有多少惊讶,只是垂下眼皮,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。


 


《西游伏妖篇》开拍前,周星驰找到李思臻,希望对方为自己写一个颠覆性的西游故事。


 


搔首至发落,方有一句得。


李思臻正为情节设定一筹莫展时,这世上剩下的唯一一只妖,坐在了他对面。


 


“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

 


在李思臻一脸仓皇惊恐中,那只顶着林更新的面容,双眼淬火,一身棕黄鬣毛的妖怪,将那些闻说中的往事,一一道来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电影上映后的第五天,林更新在影院看到了准备进场,捂的严严实实的吴亦凡。


 


“嗨!”


“啊!”


“吓一跳吧哈哈!”林更新揉了揉那人的头发,和吴亦凡并肩坐在了空荡荡的午夜场,“我还是第一次看成片呢。首映会的时候我没去的上。你不是看过一遍了吗?怎么又来了?”


 


因为我知道你今晚会来看。


“因为好看啊。我还没看够我的帅呢,当然要多来看几遍。”


 


说是来看电影,可吴亦凡的那双眼隐藏在3D眼镜后,一直偷偷摸摸看着身侧的男人。


无论是林更新的拍腿大笑,前仰后合,抑或默然沉思,吴亦凡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
 


当电影落幕,二人踏上月色,漆黑街角在他们背后渐渐远去时,吴亦凡终于鼓起勇气。


 


“你相信前世今生吗?”


 


“别闹!我又不是你在酒吧新认识的妞,别拿这种泡妞的手段逗我啊。”林更新哈哈大笑,对着吴亦凡身上指指点点,嘲笑个不停。


“我没闹!”吴亦凡是个好脾气的人,明明棱角分明,犀利入骨,却一颗心软的一塌糊涂。所以外人很少看到他生气动怒。


包括林更新。


可此刻,月色明晃晃悬在头颅上,紧咬着后槽牙的吴亦凡一手抓住眼前人的衣领,大手用力地将那身高旗鼓相当的男人,毫无余地的,一把拽到自己面前!


 


林更新看着近在咫尺,鼻息交融的男人,难得收敛眉眼,正经问道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
 


“林更新,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?在我们相遇之前,甚至更早,我一定遇到过你!”


吴亦凡眉头紧皱,一双目光死死锁定眼前人的全部表情。


 


林更新看着眼前人这一脸笃定的认真模样,按耐不住脑海中闪回的记忆。


 


【不过是花,生来不由己,世人将俗欲注入其中,岂不可笑!】


 


【我对好多人说过爱,你是哪位?】


 


【我把你写成了通天彻地的大英雄,开心吧?】


 


月色太亮。


亮的可以照清脸上细小的绒毛。


吴亦凡睁大眼睛,不放过眼前人的每一丝表情变化,只待抓到一刻破绽,便可胜券在握,成竹在胸。


 


可是,没有——


一丝破绽都无!


 


林更新用一脸看弱智的表情看着吴亦凡,口吻鄙夷嫌弃,“你傻了吗?电影已经拍完了,你不会还没出戏吧?”


 


“你……”吴亦凡看着眼前人,终是一寸,又一寸,松开了手。


他扫了一眼不奈烦整理衣领的林更新,低下头,惯来张扬的眼尾垂下。


 


良久,低声呢喃在吴亦凡转头离开时倾泻而出。


“抱歉,我认错了。”


 


吴亦凡走的很快。


只三两息,便融入漆黑夜色。


 


他走的太快,所以没看到身后人,那一脸夺世般的孤独落寞。


 


只听风声呜呜哭泣,千百年不改蜷缩姿势的男人,蹲在空荡荡的街上。


 


“你没认错,死秃驴。”


 


这声音何其悲戚,可想听到这句话的人啊……


早就……


离开了。


 



 【闻说】



唐僧轮回了一世又一世,可孙悟空却一直活着。


就像独留人世的未亡人。


身边人来人往,春生春死。


他却只有自己一人。


吞遍贪嗔痴恨,固执地延续闻说中的传说。


全文完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篇文是来自倩倩的脑洞——


【几世轮回还是遇到你。
爱不够,无法放手。
我这一世无法成佛,还不是因为对你动了心。
如果我下一世可以成佛,不是因为我不爱你,而是因为我没了力气。
人最难过情关,猴子也一样。】


注释:文中搔首至发落这句,出自歌曲《好梦如旧》。


其实我在写完《最佳男主角》后,便不打算再写空藏了。但是我倩的好脑洞不能浪费啊!然后我这次没有选择一世接着一世的写法,反而用了大量插叙将中间三世的故事插进现世,真的好难写……这是我卡文卡得最严重的一篇了23333


其实这是篇BE。如果看完心里不舒服,可以看看我前两篇西游伏妖同人:


空藏,HE《九九八十一》:http://shenglan346.lofter.com/post/1dbf906f_dff4f49


藏空 黑暗向(肉文)HE 《最佳男主角》:http://shenglan346.lofter.com/post/1dbf906f_e0a20c1




 

评论(2)

热度(22)

  1. Kingsman声阑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神婆你丫声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看到我已无心工作了
  3. 胖可丁声阑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手癌倩声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“凡仔啊,你这样是不行的。”“悟空啊,你这样也是不行的啊。”嘤嘤嘤我阑写得真好呜呜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