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癌倩

舍不得睡

【MingKitForthBeam】成全 Ⅱ

*MingKitForthBeam 四人故事,不喜误入

*预告

*一发完不了了,那就好几发。

*很少的Forthkit。

*文力散尽,求评论。

*尽力写出自己心里的故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无法存在的成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#Ⅱ-A.

手机震动摩擦着地砖,吵醒了还没有睡够的Kit。翻身的时候忘记自己睡在沙发上,滚到了地上,顺手还碰倒了睡前吃胃药用的矿泉水瓶。大半瓶矿泉水全浇在了Kit的头上,瞬间清醒。

甩了甩头伸手拿手机,是Beam的电话。

“Kit你怎么没来上班?你的主任找到我这里了。”

“嗯?”Kit四处看了看,才想起来客厅没有挂表,黑色的窗帘挡住了外面的阳光,他只好把放在耳边的手机有拿到眼前看了看,“我忘记开闹钟了,Beam,你帮我跟主任请假吧。”

“Ok,我要出诊了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Kit才想起来去要擦脸,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头疼的要炸了。

宿醉的感觉可真不好。

Kit喝多了会头疼,每次都告诉自己,睡一觉就好了。可一觉醒来之后,与睡前几乎无差。

 

就像他曾经以为,自己和Ming在一起之后,再想起Forth心就不会痛了。

可是他错了,自己接不接受Ming,跟他爱不爱Forth,根本没有关系。

 

擦脸的时候Kit发现自己右边的眉毛里长了颗痘。不碰它也会隐隐作痛,可照镜子的时候,看起来跟平时没什么区别。Kit摇了摇头,心想以后长痘痘都长在眉毛里多好。

 

“P‘Kit,你长痘了诶。”

“Shit,你别戳我,很疼。”

 

Kit想起来上一次长这样会痛的痘痘的时候,Ming用棉签蘸着碘酒,小心翼翼的涂在他的脸上。

那天晚上,Ming赖在自己家不肯走,抱着自己睡了一宿。

也是那天晚上,Kit觉得自己心动了。

 

Ming最近总是闯进Kit的回忆,原来习惯一个人的好需要六十五天,而想要忘掉那个人,三百天都不行。

 

手机提示音打断Kit的思绪,是Forth的消息。

“Beam跟我说你没去上班,你还好吗?”

 

有些人,总是不经意的给你错觉,让你动摇。

 

#Ⅱ-B.

Forth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给Kit发个消息,其实从昨晚酒吧分开后他就有点担心。在他眼里,Kit永远是小时候出门度假都能摔断牙的那个弟弟。

 

“Beam跟我说你没去上班,你还好吗?”

 

消息显示已读,却迟迟没有回信。

 

已读的意思就是人没有出什么事情吧,Forth这么想着,拨通了给Ming的视频电话。

原本想问问工作进度的Forth,看见屏幕里的人,黑眼圈重的他差点以为是Ming自己画的。

“你又一宿没睡?”

“睡不着啊P,”Ming揉揉眼睛,“P’Forth来检查工作嘛?在我这边就快结束了哦。”

“你得休息啊。”

“总是做梦啊,又想吃原来学校门口的粿粉了。”

“Kit很好,你不用担心。”Forth看到屏幕里的Ming在拆Kitkat的手顿了一下。

“我带来的Kitkat快吃完了呢,这边都买不到。”

 

Forth发现最近自己总是在叹气,为工作,为下属,为Ming,为Kit,为Beam。大概是年纪大了,操心的事情太多了,Forth觉得自己变老的速度在不断的加快。

比如现在,他看着Kit回来的消息,又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
 

“我很好,P。”

“你没必要这么在乎我。”

 

#Ⅱ-C.

Ming觉得自己有重度的巧克力依赖症,他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存在这样的疾病。一天不吃巧克力他可能会心慌,可能会头痛也可能会恶心。当然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,因为自从爱上Kitkat,他就没有间断过。

手机上的日期提醒着Ming今天是他和P’Kit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,他想找颗烟抽,却发现巧克力比烟草更容易麻痹自己。他吃完了整间屋子了的最后一块Kitkat,打着哈欠给自己的主力打了个电话,倒在了床上。

 

“你吃这么多巧克力不怕血糖高吗?”

“不怕,因为P’Kit是医生啊。”

 

不是说巧克力吃完会让人心情愉悦吗?Ming躺在床上觉得自己难过极了。

双人床Ming躺一侧,他回忆着自己抱着Kit睡觉时候的感觉,努力的让自己入睡。

越努力越害怕,Ming觉得自己快要想不起来P’kit的手感,他只能回想起学长用的沐浴液味道很清爽。那种香味曾经会在每晚萦绕在他的鼻尖,让他觉得很安心。

 

原来记住一种味道只需要一瞬间,忘掉它却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。

 

Tbc.


评论(2)

热度(45)

  1. 旧时月色沐中筱手癌倩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为我倩疯狂打 call,拖延症患者,终于更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