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癌倩

舍不得睡

【MingKitForthBeam】成全 Ⅰ

*MingKitForthBeam 四人故事,不喜误入

*预告在这里,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
*一发完不了了,那就好几发。

*和预告一样打了所有可能会出现的tag,不妥删。

*文力散尽,需要评论。

*尽力写出自己心里的故事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无法存在的成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#Ⅰ-A

 

“P’Kit想吃几碗吃几碗,我请得起。”

“你拿我当饭桶啊?”

 

不知道第多少次梦见和Kitkat一起吃饭的画面,翻来覆去在床上睡不着,Ming索性起床,打开电脑继续工作。

电脑上的日期提醒着MingKwan,今天是自己离开曼谷的第三百天。

到陌生的城市做项目,为的只是离开那座有P’Kit的城市,阻止自己再去讨好学长。

 

可能逃离会忘记的更迅速,可是有人低估了自己对心上人爱的程度。

 

在离开曼谷之前,Ming一个人去了他跟Kit两个人常去的米粉店。从他大一到现在,Ming不知道自己来过这里多少次。米粉店的装潢好像没有变过,桌子椅子筷子,好像都还是自己第一次来的样子。不同的是米粉店换了一批又一批的伙计,以前总喜欢对自己笑嘻嘻的女孩子,如今已嫁做人妇。

而自己最大的不习惯,莫过于两人同行,变成了一人寂寞。

 

可能是因为在曼谷的最后一餐吃的是最普通的粿粉,导致Ming在来到这个新城市之后,一直在不停地梦见那间米粉店,梦见巧克力学长。

随手能拿到的巧克力,红色的外包装上印着的商标上,是他最喜欢的人的名字。

今天是和KitKat分手的第三百零一天。

 

#Ⅰ-B

一下班就被拉来喝酒,Kit有些疲惫的坐在酒吧的黑色沙发上,一手撑着脑袋,一边看Forth把自己的好友Beam拉起来。

“Beam,我们回家。”

“家?没有的。”Beam想推开揽着自己的人,尝试几次失败之后,也就安安分分的靠在Forth怀里。

Kit突然觉得很烦,Ming不在又没人可以给他骂,想招手叫酒。

妈的,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想起他。

刚抬起的手就被抓住,小臂上的触感很好,骨节分明的手,带着有些熟悉的温度。

“Kit,你酒量不好,我先送你回家。”

“靠,你很了解我吗?我酒量好得很!”Kit晃着从沙发上坐起来,看着Beam依偎在Forth怀里,手还揪着他的皮衣,“老子用不着你管我!”

Forth还抱着Beam,又想叫住Kit。

二选一,Forth选的是前者。

 

出租车开得有些快,Kit摇下窗户吹风,就很快就醒了。

他忘不了Forth抱着Beam的样子,也忘不了Beam跟他讲Forth如何缠着自己时候的语气。

 

你所烦恼的事情,有可能是别人,求来不得的喜悦。

 

跌跌撞撞的打开了公寓的门,一头栽在客厅的沙发上。Kit捶了捶自己的脑袋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他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的家人,Forth是最了解他的人。

是的,他酒量很差,非常的差。他也不爱喝酒,他喝酒完全是因为Forth的邀约。

突然有些胃疼,艰难的爬起来去找药。耳边好像突然想起了那个人的声音。

 

“P’kit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啊,自己明明是个医生,生病的时候还总忘记吃药。”

“你的药箱我帮你放在床头柜下边的抽屉里了。”

 

今晚想起Ming太多次了,Kit愈发的烦躁。

脱衣服的时候手机掉在地上,落地的瞬间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

Kit艰难的捡起手机,看着屏幕上的字。当初刚和N’Ming在一起的时候,他粘人的男朋友,用他的手机写下的纪念日。

‘与Ming的一周年,就在今日。’

 

#Ⅰ-C

又是被Forth轰炸的一天,Beam按掉手机,跟对面的好朋友碰了碰杯子。

一饮而尽的Beam看着自己面前的空玻璃杯叹着气问Kit,“我说,Ming对你这么好,你为什么要分手。”

对面的人不说话,Beam只能自己摇摇头。

 

“Forth对你那么好,你为什么不做他男朋友?”

一语致命。

永远以第三者的视角在围观其他人的穷追不舍,却忘了抬头看看,自己身边那个甩不掉的人,在做什么。

 

Beam所看到的Ming和Kit,大概也是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。

 

所以才会喝醉,所以才会靠在Forth的怀里闭上眼睛。

鼻间萦绕着熟悉的味道,Beam安心的把自己身体全部的重量都压到Forth身上。

“Beam,你坐好。”

“嗯。”难得的乖巧,Forth感觉到身后的人把脸贴在了自己的后背上。

身后的人还在小声嘀咕着什么,Forth戴好头盔,假装没有听到Beam在喊Ming的名字。

 

Tbc.

 



评论(8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