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癌倩

舍不得睡

【Ming x Kit】 忘了我 (一)

不能推荐那就转发给自己艹热度

药厂老刘:

#不知道什么级别的虐预警


#大概会OOC预警


#第一次写泰,我依旧想到哪儿写到哪儿




#欢迎大家找老刘买药


 


戒烟和忘记你哪个更难一点?


 


Ming用了两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答案,夹着烟的左手在颤抖,右手举着的手机里有他的爱情。


十年前第一次买烟是因为他,十年后戒不掉也是因为他。


 


翻遍身上的口袋也没找到打火机,Ming开始在家里乱翻。书桌坐左边第一个抽屉,一直都有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打火机。黑色磨砂的材质,有一面被磨得光滑。


 


早已无法使用的打火机变成打开记忆的开关,有些事情就像发生在一个小时前一样,令人记忆清晰。


 


 


不知道被谁抛弃的火柴盒孤零零的躺在实验台边上的水槽里,盒底已被浸湿。Kit拿出一只已经潮湿的火柴,执意的要用它点燃酒精灯。


 


当划折第五根火柴的时候,身旁的Pha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火柴盒,又递上来一盒干燥的。


 


“你就是把一盒都搞折你也点不着,赶紧的午饭前要完成实验的。”Kitkat没有接Pha手里的火柴,摸了摸裤子兜掏出来个黑色的打火机。窜出的火苗马上就要碰到酒精灯的棉头,Beam一把拉过酒精灯,架子上的石棉网因为惯性掉到桌子边缘,有不出意外的落向地面。


 


钢丝边刮着Kit的校服裤子平稳地落在地面。


 


“死Kit,你疯了吗,用打火机点酒精灯?”


“还好老师没看见,不然咱们三个这门课等着不及格吧。”Beam捡起地上的石棉网,重新开始点酒精灯。


出乎意料的没有还嘴,Pha和Beam同时看向有些反常的朋友。


“是,我是疯了,疯了才会在意那个人。”这是那堂实验课,Kit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
 


Ming在门外看着发了一整堂实验课呆的Kit,手机就拿在手里,和学长的对话界面亮着。


“我在实验室外等你。”


还没有蹦出已读提示的消息,Ming看着有些心烦,把手机锁了屏。


不记得是第几次到医学院来了,一开始还是偷偷摸摸的站在教室外看自己心仪的学长,到现在明目张胆的等在门口,Ming也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努力。


而现在,不管做了多少努力都可能一下子变成零。


刚黑了十几秒的手机屏幕被按亮,消息已读,没有回复。 


Ming再抬头,看见老师正站在Kit面前说着什么。


 


“P’Kit,”Ming扯住学长书包带,“你看了我的消息了。”


被强行拦住的Kit看着还在往前走并且还想他摆手的Pha和Beam,心里暗暗的飚了几句脏话。


“为什么不理我。”


“我为什么要理你?”


“P,说好的,以后的LINE都要回复。”


“说好什么了?是你自己说好了,我可没答应。”Kit终于想起来自己的背包还在对方手里拽着,一把抢了回来。


Ming急忙拉住Kit的胳膊,生怕他跑掉一样,“P,我已经跟Moowan说的很清楚了。”


“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
“这次真的,我把她手机号都拉黑了。”


“呵,”Kit有从裤兜里掏出刚才的那只黑色的打火机,“还你。”


 


后来是怎么和好来着?Ming想大概就是自己死缠烂打有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,那个嘴硬心软的人才会接受他的道歉的吧。


 


“MingKwan,你要知道,打火机我拿走了你可以买新的,前女友找回来你依然可以跟她重归于好,我绝对不会阻拦。”


直到多年后Ming又恢复单身身份,他才真真切切的明白两个人第一次交往后第一次吵架和好的时候,P’Kit讲的那句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
 


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你的决定,与我无关。


 


 


TBC



评论

热度(43)

  1. 手癌倩药厂老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不能推荐那就转发给自己艹热度